超級細菌是什么? 感染超級細菌怎么辦?

2017-06-20 11:17 責編:小編 來源:UFO發現網 瀏覽 參與 評論
導讀 時至今日,細菌的耐藥性問題已經對全球公共健康領域發起了重大挑戰。全球每年有70萬人因耐藥性感染而死亡,23萬新生兒因此不治夭折。研究表明,細菌耐藥性主要源于濫用抗生素,其中既包括人類自身的治療濫用,也包括對動物過度的應用。 抗生素是 雙刃劍 抗生素是由微生...
文章:超級細菌是什么? 感染超級細菌怎么辦? 來自互聯網,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如有問題,請與本站聯系。

時至今日,細菌的耐藥性問題已經對全球公共健康領域發起了重大挑戰。全球每年有70萬人因耐藥性感染而死亡,23萬新生兒因此不治夭折。研究表明,細菌耐藥性主要源于濫用抗生素,其中既包括人類自身的治療濫用,也包括對動物過度的應用。

抗生素是 “雙刃劍”

抗生素是由微生物(包括細菌、真菌、放線菌屬)或高等動植物在生活過程中所產生的具有抗病原體或其他活性的一類次級代謝產物,它能干擾其他生物細胞的發育功能。眼下,臨床常用的抗生素有轉基因工程菌、培養液中提取物以及用化學方法合成或半合成的化合物。如果合理使用,抗生素是細菌的克星,倘若濫用,病菌就會對它產生“免疫”而化身超級細菌,導致被感染者最終無藥可救。

超級細菌是用盡所有抗生素都無法殺死的細菌,這一類細菌幾乎能對各類抗菌藥物都表現出耐藥性,甚至對碳青霉烯類抗生素、萬古霉素等強力抗生素也可能呈現出耐藥性,有的還表現為多重抗藥性。由于患者感染后往往無法從自身體內產生對抗細菌的抗體,致使死亡率大幅提高。

強力的抗生素通常被視為對抗超級細菌的最后防線,為什么它會如此不堪一擊呢?這就要從我們日常的用藥習慣開始談起。通常來說,面對一般的病菌,其實我們并非一定要使用抗生素,但患者往往會要求醫生盡快治愈,那么醫生也就會習慣性地在面對小病時就使用抗生素。然而患者在服藥后,通常不會將一系列療程的藥物全部用完,病況稍有起色就會自行停藥,這就是病菌產生抗藥性的主因。此外,在家禽家畜飼料中過量使用抗生素也是導致超級細菌爆發的一大誘因。如今世界上80%的抗生素都會流入動物飼料中,而超級細菌也會隨著動物排泄物一同排出動物體外,而這些細菌在排出前已在動物膽囊內進化出了足夠的抗藥性。

例如,一種幾乎沒有抗生素能制服的沙門氏菌就可輕易在人畜間傳播。目前,我們只能被動地防御這種超級細菌,而無法對其進行主動打擊。這種超級細菌的主要來源幾乎都是腸道,而我們都有可能接觸到這些原本寄生在腸子里的細菌。世界衛生組織承認,腸道菌屬對于許多常用而且廣效的抗生素產生抗藥性,已是臨床上非常棘手的問題。

影響波及各行各業

葡萄球菌

事實上,細菌耐藥已不是一個只存在于健康領域的問題。

有數據表明,2000年到2014年間,世界范圍內抗生素應用的標準劑量已提升50%。世界銀行于2016年9月19日公布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到2050年,耐藥感染的醫療費用將占到全世界生產總值的1.1%~3.8%。按照目前的發展趨勢,至2050年,細菌耐藥問題每年將會奪走1000萬人的生命,而超級細菌也將導致全球經濟損失達61000億美元。與此同時,勞動力不足、醫療成本上升和市場萎縮等問題也將接踵而至,屆時世界經濟可能會面臨比2008年金融危機還要嚴重的打擊,其中對發展中國家影響尤甚,到2050年預計這些國家的GDP將整體減少5%。

根據歐洲疾病管制局的研究結果,現代醫學的發展速度與防范細菌抗藥性以及細菌變異的速度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人體對抗生素的耐藥性不斷增強,目前人類可以用來對付耐藥菌的工具已經差不多用完了。如果任由市場力量自行調配資源,那么新一代抗生素的研發根本不可能按時完成,屆時,用于研發抗生素的候選物也將會基本枯竭。

流感嗜血桿菌

最致命的超級細菌

2017年2月27日,世界衛生組織基于臨床中的耐藥情況、耐藥導致的死亡率、人們因此發生感染的頻率和這些感染給醫療保健體系帶來的負擔,首次發布了12種被列為最高優先級的超級細菌名單,它們是鮑氏不動桿菌、綠膿桿菌、腸桿菌科細菌、糞腸球菌、葡萄球菌、幽門螺旋桿菌、彎曲桿菌、沙門氏菌、淋病奈瑟氏菌、肺炎鏈球菌、流感嗜血桿菌和志賀氏桿菌。研究人員根據其危險程度將它們分為緊急、高等優先級和中等優先級三類。

鮑氏不動桿菌

目前已將鮑氏不動桿菌、綠膿桿菌和腸桿菌科細菌列入緊急等級,這些高致病菌不僅會引發耐藥感染,更會給現有的醫療體系帶來沉重負擔,奪走患者生命。其中,鮑氏不動桿菌對碳青霉烯類抗生素耐藥,容易引發住院患者的嚴重感染,如肺炎、傷口或血液感染。綠膿桿菌對碳青霉烯類抗生素耐藥,易導致健康人士產生皮疹和耳部感染,也容易導致住院患者發生嚴重的血液感染和肺炎。腸桿菌科細菌寄居在人類腸道內,不僅對碳青霉烯類抗生素耐藥,也對先鋒霉素類抗生素耐藥。2014年,在世界衛生組織采集的大腸桿菌(一種常見的腸道細菌)樣本中,青霉素對60%的樣本無效,約25%的樣本對其他常用抗生素中的一種或兩種產生耐藥。

糞腸球菌、葡萄球菌、幽門螺旋桿菌、彎曲桿菌、沙門氏菌和淋病奈瑟氏菌這六種致病菌,被劃入高等優先級類別,它們的主要特征是容易在健康人群中引發感染,目前還沒有特別有效的方法可以對抗這一類感染。剩下的肺炎鏈球菌、流感嗜血桿菌和志賀氏桿菌,則被列入中等優先級。這三種致病菌對現有抗生素的耐藥性還在不斷增強,其中對青霉素不敏感的肺炎鏈球菌,容易引發肺炎、耳竇感染,以及腦膜炎和血液感染。

“耐藥性細菌感染正對我們今天的醫療保健體系造成嚴重威脅,”英國醫學慈善團體——惠康信托基金耐藥感染分部的負責人表示,“此次制定的超級細菌名單對指導對抗耐藥菌感染抗生素的研發非常重要。如果沒有研發出新的抗生素,那么每年將有1000萬人因耐藥菌感染喪生。此外,如果我們沒能研發出對抗致命感染的新藥,那么一些原本可以救人一命的治療方法和手段,如化學治療和器官移植等,也有可能誘發死亡。”

超級細菌肆虐多國

近日,歐洲疾病管制局針對目前的細菌耐藥狀況發出了警告:有一種超級細菌正在席卷歐洲。在歐盟公布的一份針對動物及食物的體檢報告中,首次出現了殺菌型抗生素克痢霉素的名字,它幾乎是那些被超級細菌感染者的最后防線型抗生素藥物。檢查人員能在動物及食物內發現它們的蹤影,表明已經有一些人因某些因素輕易使用了這類藥物。

報告同時指出,這次在歐洲受檢的豬肉里,工作人員已經發現了極少數具有抗藥性的大腸桿菌。如果這些大腸桿菌或沙門氏菌借由豬或牛傳染給人類,那么我們將沒有任何有效的抗生素來對付它們。報告還顯示,北歐和西歐國家的民眾對細菌的抵抗力普遍低于南歐和東歐,這很有可能就是因為濫用抗生素造成的。

當下,俄羅斯正在遭受超級細菌的入侵,科學家在包括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在內的15座大城市發現了世界衛生組織超級細菌名單上的三種細菌。“三種超級細菌起初是在圣彼得堡兒童臨床傳染病研究所實驗室發現的,”俄羅斯科學院院士尤里·羅勃津指出,“它們能引發膿腫、腦膜炎和敗血癥。如果我們現在不采取行動,未來10到15年,人類可能會滅于不起眼的痤瘡化膿。”

2016年5月26日,美國衛生官員報告稱,美國已經發現了首例對所有已知抗生素都有抵抗力的細菌感染病例。該病例患者是一名來自賓夕法尼亞州的 49歲女性。當時她因尿路感染至診所就診,醫生使用了粘桿菌素這種專門用來對抗“噩夢細菌”的抗生素進行治療都沒有控制住病情。美國微生物學會刊物《抗菌劑與化療》刊登了一篇研究這個感染病例的報告,該報告稱這種超級細菌自身首先被名為質粒(Plasmid)的小DNA分子感染,而質粒則攜帶了可對粘桿菌素產生抗藥性的mcr-1基因。“這表明如今已經出現了真正的泛耐藥細菌,”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主任湯姆·弗里登警告說,“這是美國境內報告的首例mcr-1病例。我們面臨身處后抗生素世界的風險,如果任由這種超級細菌肆意傳播,那么未來可能會‘吞噬’所有人。”

真正的對抗超級細菌的方法

不過也有醫學專家指出,“超級細菌”的說法其實已經存在了很多年,有些超級細菌甚至已經非常常見。但在我們所處的環境中,超級細菌畢竟還是少數,大家也不必過于恐慌。

面對超級細菌的挑戰,我們應當換個思路:不要投入更加強大的抗生素去“鍛煉”它們,而應該讓它們回歸原始菌落的生態競爭。在細菌菌落間,如果沒有抗生素的選擇壓力,那就不會優化出“特別厲害的角色”。

此外,對于臨床上抗生素的使用準則,我們也應當嚴格遵守:針對無感染跡象的帶菌患者,盡量不使用抗生素進行治療。事實上,在沒有抗生素的干預下,抗藥性細菌反而更有可能被野生無抗藥性的細菌取代,進而從人體內消失。濫用抗生素在殺滅其他細菌的同時,只會更加“壯大”抗藥性超級細菌的實力。因此,堅持良好的衛生習慣、努力提升身體素質,才是避免細菌感染、打擊超級細菌的真正有效方法。抗生素的迭代更新雖然能控制一時的疾病侵襲,但也催生出更加強大的耐藥細菌。試問,長此以往,何時是頭?

微信二維碼
關注 UFO發現 ,權威探索揭秘,期待你的關注!
掃描二維碼 或 搜索微信公眾號 “ufofxwqw” 即可關注我們!
UFO、宇宙奇聞等 讓你每天都能了解到全球各地的未解之謎!
↓【往下看,下一頁更精彩】↓
相關閱讀
熱點資訊
標簽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4-2018 ufofxw.com. UFO發現網 版權所有.
浙ICP備18008858號-1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