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高僧享用圣女是真的嗎? 印度圣女的真實生活曝光

2017-08-09 16:04 責編:小編 來源:UFO發現網 瀏覽 參與 評論
導讀 印度圣女與高僧享用 常聽人說,沒有信仰的民族是一個可悲的民族,人們肯定對宗教由崇拜認同,到產生堅定信念及全身心皈依的過程,并以這種信念和皈依來指導、規范人們在世俗社會中的言行,肯定它作為社會意識形態和文化現象給人們帶來精神的愉悅,同時給社會水產、穩定...
文章:印度高僧享用圣女是真的嗎? 印度圣女的真實生活曝光 來自互聯網,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如有問題,請與本站聯系。

印度圣女與高僧享用

常聽人說,沒有信仰的民族是一個可悲的民族,人們肯定對宗教由崇拜認同,到產生堅定信念及全身心皈依的過程,并以這種信念和皈依來指導、規范人們在世俗社會中的言行,肯定它作為社會意識形態和文化現象給人們帶來精神的愉悅,同時給社會水產、穩定帶來除法律以外的規范作用。

比如,早就聽說了印度的“圣女”,滿以為賦予這個神圣稱謂的女子一定是超凡脫俗,令人崇敬、愛慕的精神偶像,實際上,卻并非如此。前不久從印度朋友那兒知道,印度“圣女”貌似神圣,其實是命運悲慘的一個特殊群體,或者,說這一群體是印度宗教信仰的特殊犧牲品,也未嘗不可。

印度“圣女”,源自印度古老的傳統。很早很早以前,窮人即所謂賤民家庭的女孩子,小小年紀便到寺院“服務”,成為印度教高級僧侶和婆羅門長老的性奴隸,胃之曰“圣女”。這些來自窮人家庭地位低下的女孩,放棄傳統的婚姻模式,將自己的一生獻給了印度教。這些女孩子進入青春期后,通過一定的儀式和慶典嫁給寺院,然后與寺院僧侶或長老同床共枕。人前,她們有個光鮮的名字,叫“圣女”;背后,都知道,不過是印度教高級僧侶和婆羅門長老們的免費“性奴隸”。

讓印度女孩成為“圣女”為寺院僧侶“服務”的做法,早在1986年被印度政府正式宣布為非法,但實際上,這一丑陋的傳統依然在印度教僧侶及各地寺院普遍存在。“圣女”平日與家人生活在一起,一旦寺院需要,她們須無條件地趕去。 “圣女”由僧侶們招之即來,揮之即去,與世俗間的“應召女郎”極其相似。她們不穿僧袍,只需用肉體滿足僧侶們貪婪和性欲,投身于僧侶們的懷抱。

與我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圣女”在印度并不是個體面的稱謂。人們對她們恭敬畏懼,磕頭求拜,但誰都清楚,所謂“圣女”,既非女王,也不是明星,反倒是一群命運極為凄慘的苦孩子。但凡家里經濟條件好一點的,誰會把親閨女送出去受僧侶們凌辱?——可見,宗教信仰有著何其虛偽的一面。這話說起來聽起來都有點別扭,但這確是印度古老的傳統,印度教文化中的糟粕。

進入印度寺院美其名曰向神靈獻身的“圣女”,注定是另一種形式在出賣青春和肉體,過一輩子沒有婚姻的凄苦生活。

圣女”青春年少姿色尚存時,是長老們的香餑餑,一旦年老色衰,便成了榨干汁水的甘蔗渣子。寺院僧侶會毫不留情地把她們從“圣女”隊伍中清退。可悲的是,如同妓院里的老鴇一樣,老掉的“圣女”開始在幕后為寺院尋找下一代“圣女”張羅。這個古老的印度教習俗,葬送了多少無辜少女的身心健康。“圣女”畸形的社會角色,讓她們實際上處于社會的底層,既無人關心,也沒有機構管理。她們滿足不同僧侶們的性欲,亂交,使她們也成為了艾滋病毒的傳播者。

根據預測,印度不久將取代南非成為世界上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數最多的國家。在印度安德拉普拉德什地區的各個村子,這個問題現在開始顯現出來。慈善機構基督教援助慈善會發現,盡管印度小女孩成為圣女為寺院工作的做法已在1986年被正式宣布為非法,但安德拉普拉德什地區的4.2萬圣女當中仍有約40%HIV檢查呈陽性。身為這種落后和愚昧做法的犧牲品,圣女傳統說明了社會工作者在全力預防印度艾滋病問題達到非洲水平時所面臨的社會和文化障礙。

來自海得拉巴的社會工作者格雷絲·納瑪拉的工作是教育其他達立人懂得自己的基本權利。達立人位于印度等級制度的最低層,即一般所謂的賤民,格雷絲也來自賤民家庭。她解釋說,由于生下來就處于社會最底層,圣女根本沒有能力保護自己。格雷絲說:這些婦女都有許多性伙伴。她們無法拒絕男人們的要求,她們又不能要求他們使用安全套,男人們肯定不會自動使用安全套。援助印度的西方基督教慈善組織發現,在印度安德拉普拉德什地區,4.2萬“圣女”當中,有約40%的人呈陽性。

印度目前已有超過500萬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幾乎接近印度總人口的。世界銀行今年的一份報告警告說,如果印度還不推廣使用安全套,印度的艾滋病感染率將在未來10年內以每年300萬人的速度激增。該報告估計,到2033年,艾滋病將成為印度造成人口死亡最多的疾病。

格雷絲來到海得拉巴以南100英里的丹瓦達村時,10個圣女正聚集在寺院亞拉馬女神像旁歡迎她。其中一個19歲的姑娘面帶羞澀,長得非常美麗,穿著一身藍色莎麗。她告訴格雷絲說自己叫希納古蒂,12歲時便把自己的一生獻給了亞拉馬女神。據格雷絲講,希納古蒂的情況在當地很普遍。希納古蒂從來沒有上過學,母親病魔纏身,不能工作,父親在她小時候就離開了人世,她小小年紀便挑起了家庭的重擔。納古蒂羞澀地說:村里人都很尊重我。他們請我來為他們做法事,因為我是圣女,我屬于亞拉馬女神。希納古蒂如今已不記得原來心中的恐懼。因為母親病重,父親早逝,希納古蒂別無選擇。她低聲說:我母親得的是哮喘,她過于虛弱,根本無力干活,這就是我的命。

圣女一般與家人生活在一起,在衰老之前一直為寺院服務。然后,就如同歐洲妓院老鴇的命運一樣,年老的圣女開始退居幕后,為下一代圣女出謀劃策。丹瓦達村里的人都知道希納古蒂是圣女,按照習俗,上層社會的男人會帶著禮金和糧食找上門來,請求她媽媽準許與她建立友誼。

那么對于自己的境遇,希納古蒂心里是否有怨氣?她說當然很后悔,但只能接受現實,因為全家人全靠她了。她說:有時候我問媽媽為什么讓我做這種事,為什么我不能擁有正常的婚姻。但我能做什么呢?現在誰會娶我呢?我是圣女呀!早在2003年,艾滋病就成為了印度人口死亡最多的疾病。雖說死神在前邊呲牙,印度教的“圣女”陋習依然要色不要命,“圣女”們為了吃一口飽飯,不得不走進寺院,把青春、生命獻給冥冥之中的神。

留給年老“圣女”們的,只有殘燈破廟,痛苦的余生。這是印度“圣女”貌似神圣,實際上不為人知的悲慘、真實一生。

印度圣女的真實生活

印度有一種與其歷史一樣古老的傳統:來自賤民家庭的女孩子年紀輕輕便開始為寺院服務,成為印度教高級僧侶和婆羅門長老的性奴隸,她們被稱為“圣女”。

這些地位低下的鄉村女孩,10歲時便不得不放棄傳統的婚姻模式,將自己一生幸福都獻給了當地的神,為本村的村民進行宗教儀式和做祈禱。

圣女一般與家人生活在一起,在衰老之前一直為寺院服務。然后就如同歐洲妓院老鴇的命運一樣,年老的圣女開始退居幕后,為下一代圣女出謀劃策。

圣女一般與家人生活在一起,在衰老之前一直為寺院服務。然后就如同歐洲妓院老鴇的命運一樣,年老的圣女開始退居幕后,為下一代圣女出謀劃策。

所謂“印度圣女”,既不是女王,也不是女明星;反倒是命運最為凄慘的苦孩子。

但凡家里有條件,誰肯把親閨女送出去,受人凌辱呢?這話聽起來別扭,說到底,還是印度古老的文化傳統使然。

所以,走進寺院向神靈獻身的少女,注定要出賣青春和肉體,也注定要過一輩子沒有婚姻的奇特生活。

印度古老的習俗,葬送了無辜少女的身心健康,也為艾滋病的傳播埋下了禍根。很顯然,“圣女”這種畸形角色,完全處于社會底層,既沒人關心,也沒人管理。

目前,印度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已超過500萬人,如果不加控制,每十年將新增300萬新患者。早在2003年,艾滋病就成為印度人口死亡最多的疾病。

說死神在前邊呲牙,印度風俗依然是要色不要命,各種各樣的“圣女”為了吃一口飽飯,不得不走上了通向寺院的道路。

她們必須把青春獻給冥冥之中的神,投入那些僧侶們貪婪的懷抱。

“圣女”不穿僧袍,日常生活也在自己家里。

只有寺院需要時,她們無條件地報到

除了免費的性服務,其它的根本就用不著。

圣女們招之即來,揮之即去,酷似廟里的“應召女郎”。

她們紅顏尚在時,定然是長老們的香餑餑,一旦年老色衰,便淪為榨干汁水的甘蔗渣子。

無論新老圣女如何算計,也跳不出命運的輪回。

由于性生活的不檢點,印度圣女已成為艾滋病的高發人群。

看似風光的表面,痛苦只有她們自己知道。

在印度這樣的女人有很多。

每次從寺廟回來后,迎接她們的往往是白眼。

同樣,在印度女人的地位很低下。

印度因為一名女子流血淚,被宣布為圣女。

印度的圣女小時候都是美人胚子。

年老的圣女便被不留情的踢走。

輪奸強奸案時有發生。

圣女的生活只能依靠寺院維持。

剛剛進入青春期,她們便在儀式和慶典上嫁給寺院,然后與寺院僧侶或長老共度洞房火燭夜。

她們從小家中貧困,無力維持生活。

成為圣女后,她們這一輩就已經定型了,迎接她們的除了性就是凄慘。

微信二維碼
關注 UFO發現網,權威探索揭秘,期待你的關注!
掃描二維碼 或 搜索微信公眾號“ufofxwqw”即可關注我們!
UFO、宇宙奇聞等 讓你每天都能了解到全球各地的未解之謎!
↓【往下看,下一頁更精彩】↓
相關閱讀
熱點資訊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4-2018 ufofxw.com. UFO發現網 版權所有.
浙ICP備18008858號-1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app